“伟哥”江湖
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  20多年前,当太平洋东岸传出男性的福音,我就只允许朋友们称为我“杨哥”。
  辉瑞的“蓝色小药丸”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,因为高昂的价格,让多少有幸福需求的国人们感到高不可攀。直到其在中国的专利失效,金戈仿制入市拉低售价,并在短短几年间,超越“万艾可”,成为“中国伟哥之王”。
  旺盛的市场需求和强劲的盈利能力,中国企业对“伟哥”垂涎三尺,纷纷涉足其中,形成了一个江湖。
  战斗才刚刚打响,还远没有到分出胜负的时候。
  意外之福
  世界上,很多伟大的发明,都是无心插柳的意外。
  可口可乐刚被发明时,只是美国药剂师约翰·彭伯敦,为解决朋友的头痛病,而配置的一种糖浆,后来成为了风靡全球百年的碳酸饮料;170多年前,意大利化学家索布雷洛发明了硝化甘油,原本是用来治疗心脏病,却发现了这种物质有着“暴脾气”,他将其视为“恶魔”,却成全了诺贝尔一世的辉煌。
  谁又能想到,男性福音——“伟哥”的诞生,也有着曲折的故事。
  1986年,美国知名制药公司辉瑞,专门成立小组研发治疗心绞痛的药物。最终,圈定了制备方法更为简单的化合物“西地那非”。
  然而,西地那非对扩张心血管的效果并不明显,辉瑞几乎都要放弃了。在临床试验期间,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:男性试验者在服用了该药物后,都发生了神奇的副作用,以至于他们都不愿意交出剩下的药物。
  辉瑞的研究人员发现,西地那非虽然对心血管的作用不大,但对另一个部位更加有效。
  1998年3月27日,“伟哥”上市销售,成为了辉瑞的一颗摇钱树。据统计,自推出之日起,“伟哥”的累计销售额已超过2000亿人民币。
  外界不知道的是,虽然“伟哥”已成为了“万艾可”的代称,但辉瑞并不是“伟哥”的商标持有人。
  在辉瑞的西地那非片推出市场不久,中国广州的威尔曼药业开始自主研发治疗ED的药物,并注册了“伟哥”商标。
  此后,辉瑞和威尔曼就这一商标的归属问题,展开了长达数年的诉讼拉锯战,最终,辉瑞败诉,其西地那非片只能以“万艾可”为商品名在中国市场销售。
  启信宝显示,2004年,威尔曼将“伟哥”商标转让给了深圳凤凰生活文化传媒公司,后者又将这一商标独家许可给了白云山金戈。
  国货之光
  西地那非在美国上市之时,台湾滚石唱片三大创作歌手推出的《最近比较烦》风靡两岸,里面唱道:我梦见和饭岛爱一起晚餐,梦中的餐厅灯光太昏暗,我遍寻不着那蓝色的小药丸。
  当时,内地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,那颗“蓝色的小药丸”,就是“伟哥”。

  直到两年之后,“万艾可”进入中国市场,进口药的身份、高昂的价格,仍很快拿下了过半的市场份额。一片50mg的万艾可,价格动辄过百,还只能解决一次问题,并不是一般收入群体所能频繁享用。
  为了达到“伟哥自由”,中国人等待了长达13年。直到2014年,“万艾可”在中国的专利到期,白云山提前筹划,抢到了首仿,并以“金戈”为商品名,开始抢占过去十多年被辉瑞占据的市场。
  自从推出了“金戈”,这粒粉色的小药丸,就成为了白云山(600332.SH)的利润奶牛,毛利率长期保持在90%以上。
  2015年,“金戈”年销售收入就已突破2亿元,当年卖出近1500万片。将西地那非片的价格直接拉低至15元/片(出厂价)左右。
  在国产仿制药的围剿之下,“万艾可”也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,如今的市场价比当年下降了50%以上。
  2020年,白云山西地那非片的年收入已达8.32亿元,一年卖出了超过7800万片。
  米内网数据显示,2019年金戈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已达48.12%,超过万艾可成为最畅销的抗ED类药物。
  金戈赚钱了,利益纷争也随之而来。
  2019年7月,白云山控股子公司白云山科技的另一股东康业元(持股49%),突然跳出来指控白云山侵犯商业伙伴的利益:金戈卖了这么多年,赚了这么多钱,却不给合作伙伴按股权分配利益。按照康业元的说法,其应该分得金戈利润的49%,而白云山方面,只愿意按销售额的2%-8%给予提成。
  直到现在,双方仍未就利益分配达成一致意见。
  混战之变
  国产“伟哥”白云山目前一家独大,但远没有到高枕无忧的时候。
  4月16日,广生堂(300436.SZ)发布公告,旗下西地那非片已获得批文;两个月前,海王生物两个规格的“伟哥”也拿到了国家药监局下发的药品注册证书。
  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,目前,国内西地那非片已下发25个批文,涉及超过10个药企。
  除了已获得批文的企业外,还有超过40家企业,正在布局这一市场,正处于研发、申报等不同阶段。

  上市公司常山药业(维权),为了突出西地那非片的市场前景,甚至在未经调查核实的情况下,信口开河宣称国内有约1.4亿ED患者,西地那非片在国内的潜在市场规模有望达到百亿级别。因信批不准确、不完整,常山药业以及公司相关负责人都受到了行政处罚。
  目前,已获批的西地那非片在命名都很刚猛,或多或少带着“伟哥”或“万艾可”的影子。金恒制药(力哥)、广生堂(劲哥)、亚邦爱普森(万菲乐)、地奥制药(傲哥)、常山药业(万业强)、齐鲁制药(千威),只有朗圣药业另辟蹊径取名“赤鹿”。
  据米内网统计,中国ED类药物主要通过零售终端销售,占比超过9成,医院终端占比不到1成。西地那非是泌尿系统化药TOP1 品种,2019 年销售额超过23亿元。
  不过,随着齐鲁制药的“千威”中标带量采购,市场销售渠道和市场格局或被改写。
  2020年8月,齐鲁制药降价92.7%,以2.08元/片的最低价,力压辉瑞和白云山,成为西地那非片的唯一中标企业。
  真正的“伟哥自由”来了!

扫二维码,3分钟极速开户>>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